航天科普
基础知识
太空探索
卫星及应用
运载与发射
载人航天
航天词库
航天计划
航天英雄
更多>>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航天社区  >>  航天科普  >>  太空探索 >> 正文
香菜经济学:寿光水灾后,农业保险的微光黎明
来源: 江西高安殡葬革新发动会后 群众3天上交棺木5871副     日期:2018-12-06     字体:【】【】【

原题目:香菜经济学:寿光水灾后,农业保险的微光黎明

关注山东寿光洪灾:山东寿光大棚蔬菜作物几近绝收

虎嗅注:农业可能是最基础、最主要而抗灾能力又最懦弱的一个工业,最近的寿光水灾即是显例。我们要探讨的是,事既已成,另有调停措施吗?未来农民应怎样面临类似悲剧?事实上,提防措施并非没有,好比农业保险,但要让它成为农民最后一道生发生活屏障,还需时日。本文头图:2018年8月27日,山东寿光的灾区村民。©视觉中国

虎嗅原创组作品

作者丨天使不投资人

普通的县级市寿光,由于一场洪水吸引了天下人们的注重。洪水不仅严重危险了寿光当地人,也危及天下人们的餐桌。

寿光是蔬菜之乡,这里有天下最大的蔬菜集散中央,大量蔬菜从寿光生产并运向天下。同时寿光已经普及温室大棚,可以实现反季节蔬菜莳植,让天下人们可以在冬季吃上新鲜蔬菜。

为保障寿光蔬菜运输通畅,国家为寿光开发了蔬菜运输绿色通道,送往北京、哈尔滨和湛江,占天下5条纵向绿色通道中的3条。寿光人习惯将自己称为中国的菜篮子,据统计北京市有1/3的蔬菜来自寿光。

而现在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却把这个菜篮子给打翻了。

洪水肆虐,将农田和其上的蔬菜大棚淹没、摧毁,政府官方统计经济损失92亿元,而寿光当地的香菜价钱一度升至39.9元~50元一斤。

菜价飙升之余,也不得不提一个很是容易被忽视、但有主要意义的防灾措施:农业保险。它将有望成为全体农民相识并到场的一项金融运动;同时,对于靠天用饭的农民,农业保险也是挽回灾难损失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然而凭据《逐日经济新闻》从保险公司获得的数据显示,寿光市推行了5年的政策性蔬菜大棚农业保险投保率不足千分之一,14万受灾大棚仅120个上了保险,帮农民遮风挡雨的最后一道墙未能生效。



外貌:推广多年,粮食作物大部门普及

农业保险,顾名思义,是一种针对农业生产而设计的保险产物,它对农林牧副渔的生产历程举行投保,对由于事故而造成的经济损失提供保障。农业保险与通常保险一样,并非出险必赔,而是只有在泛起保险条约上划定的事故之后才会举行赔付。

通过保险,农民或农场可以将原本需要社会和政府来负担的救灾、重修分管给保险公司,使用市场和社会的气力来缓解灾情。在农业保险的运行历程中,政府的角色很是主要,由于其担负着救援与灾后重修的职责,也一定要思量减轻自己的肩负。因此,能否通过保险赔偿填补部门损失,将决议灾后重修的速率和质量。

在国际上,农业保险一样平常分四种类型,一种是政府主导的农业保险,由政府直接或者间接运营,对农作物和农业生产装备举行保险,以美国和加拿大为代表,保险笼罩的农作物种类比力齐全;第二种是政府支持的互助社保险,对主要农作物(一样平常为粮食作物)强制投保,好比稻米、玉米、小麦等,其它作自愿投保,以日本为代表;第三种是政府资助的商业农业保险,由私营保险公司运营,政府对保险农户举行投保,以欧盟为代表;第四种是大多数生长中国家的选择,国家设立专门的农业保险公司或机构,对具有战略意义的主要农作物强制投保。

中国接纳的,则是政策性农业保险和自愿的商业投保联合的方式,介于第一种和第四种之间,这说明政府对于农业保险的意义有较高认知。不外前者并非强制执行,而是凭据各地情形由地方政府天真决议,这一点在《中华人们共和国农业法》中有体现(“勉励商业性保险公司开展农业保险营业”),但现在并没有新的条文来进一步规范和促进农业保险营业的开展。

在国家和各级政府的不停起劲下,农业保险的保险金额和承包作物笼罩率都获得了惊人提升,尤其是玉米、水稻和小麦三大粮食作物承包笼罩率凌驾70%,可以说基本实现了普及。

保监会数据显示,停止2016年底,中国农业保险提供的风险保障金额到达2.16万亿元,比10年前增加了近20倍。预计到2020年,农业保险保障率将到达24%,2030年,农业保险保障率能获得40%。农业保险正以飞速在农业领域普及。

可是,这对“天下蔬菜之乡”寿光有用吗?

内在:尴尬的产物与尴尬的赔偿

现实上,在本次受灾的寿光,政府对于农业保险的推广很是专心,一定水平上比其他区域做得更好、更快、更早。早在2013年,全市就最先了试行具有地方特色的政策性蔬菜大棚农业保险,这与寿光这个蔬菜之乡和集散地有主要关系。

就寿光地方政府来讲,政府的执行力并不缺位,甚至在具有当地特色的农业保险上做得很是精彩,我们来看一下这份保险的先容文件(2013年)



文件显示,早在2013年,寿光市就最先在市内的主要行政区域内试点推广政策性蔬菜大棚农业保险,一亩地100元保险费接纳五五开比例,菜农自己支付50元,政府补助50元。该政策性温室大棚农业保险的先容文件显示,遇到火灾和空中坠物,棚膜和机械被盗,狂风、龙卷风、雪灾、冰雹和冰凌导致的棚体受损和由上述缘故原由导致的蔬菜冻死,中国人保的最高保险赔付金额6000元。

一个蔬菜大棚的占地面积约2亩地,在遇到上述事故后,可以赔付1.2万元。若是不相识农业生产,将大棚与耕地混为一谈,云云赔付比例和金额似乎并不低。可是现实上,相对于蔬菜大棚的现实制作用度,这种保险并不适用。

现在,占地2亩的蔬菜大棚,制作成本已经到达20万元人们币,其中大部门成本为人工成本,最近几年连续上涨,未来还会升高。出险后,保险赔偿金只能笼罩6%的制作成本,这还没算上蔬菜大棚运营的人力、化肥、种子等。无论怎样盘算,保险赔偿金也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而这份保险尤为严重的弱点在于,像这次寿光泛起的洪水,并不在其理赔的自然灾难规模内(该保险在2015年对保险规模、保险金额和保险限期举行了修改,下文会重点提到)

别着急,这并非人祸。寿光市2013年蔬菜大棚农业保险的理赔规模,设计初衷是不会对蔬菜大棚造成破损性影响的自然灾难。在寿光当地的农业保险历史中,只有少数大雪积压或风力过大导致墙体坍毁的案例,即:大多数灾难发生时不会对大棚造成靠近100%的损害,赔偿也确实不必很高。

但洪水的打击对于大棚来说是致命的。除了少数接纳钢架结构的新型棚之外,现在较盛行两种棚,一种是没有围墙,在土地上直接用杆子架设的拱棚,以及另外一种使用积土搭建的高温保温棚。后者是莳植反季蔬菜,让天下人们在冬天也有菜吃的要害手艺,是现在寿光的主流。

高温保温棚的墙体虽然也是土,但由于其周围生长植物和铺设薄膜,抵御雨水冲刷的能力较强,不外与土坝一样抵御不了长时间的浸泡。以是,在洪流来袭时,且不说棚内经济作物受害,整个大棚都有坍毁的可能。洪水事后的大棚,基本需要重修。

既然洪水的危害这么大,2013年的保险为什么不将其纳入赔偿规模?一位瓜果蔬菜批发商告诉我:“对于寿光玩棚的(菜农)来说,下大雪的几率远远高于发洪水。

原来,洪水险些要从寿光人们的影象中消逝了。这次水灾事后,我赶去寿光跟菜农聊了聊,他们也很希望转达一些声音。他们回忆称,印象最深的是1974年的那场洪水,之后寿光再也没有洪水发生。而1974年基础还没有哪位农民知道什么叫农业保险,洪水没有在现代“蔬菜之乡”寿光的历史中留下一笔。

对于这种泛起几率极低、破损性却极强的自然灾难,保险公司没有将其列于承保规模,并非不行明白。现实上,从2015年最先,新的保险条款已经照顾到了洪水,当地政府的起劲,我们也不能置若罔闻。

雪中送炭照旧杯水车薪?农民:横竖我不认

然而,保险规模改善了,宣传执行上去了,看上去“尽人事”了,天命剧变却仍然带来了荒唐的了局,毋宁说现在农业保险袒露了更普遍也更本质的难题:保额过低,杯水车薪。

2013年,寿光政策性蔬菜大棚农业保险试点面积为10万亩。数据显示,停止2012年底,寿光蔬菜大棚的面积为80万亩,该保险险种的笼罩率12.5%,笼罩区域包罗本次受灾严重的口子村等地。

灾后恢复生产需要钱,然而即便保险存在,矛盾并未化解:农业保险往往照顾战略作物如小麦、水稻,却忽视具有显著差异的地方经济作物,如寿光的大棚蔬菜。这就导致保险金额偏低,用来赔偿农田的钱,放到大棚上基础不够塞牙缝。

一刀切式的低保险金额, 即便在地方经由调整、增添,其赔偿对于挽回损失依旧远远不足。

现实上农民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保险出台试点后,就有一些讨论保额过低的声音。《潍坊晚报》2013年消息来源就提到,虽然有总计6000元的保额,可是针对蔬菜损失的赔偿只有1600元,农户表现希望设立差别的保险档次:“要是能全赔偿了,(一亩地)交100元、交500元我也愿意。”专业人士如州里政府的惠农资金治理员,也以为赔付金额较低。

这使得农民愈发轻视农业保险,甚至对其失去信心。

2014年中国保险数据中央的数据显示,未购置农业保险的农户中,有33.85%的人以为赔款太低,买不买没差;有12.94%的人以为赔偿法式太庞大——这是针对现有产物的诉苦。而在对农业保险整体的认知上,9.82%的人以为发生灾难的可能性不大,9.76%的人不知道去哪买农业保险,7.68%的人不信赖保险公司,有5.97%的人出于“从众”选择不买。

最终,只有10.95%的农民是由于交不起保费而没有购置保险,这从侧面说明晰现在的农业保险保费是何等低廉(赔偿固然不行能多)。久远来看,这种总体情况比某一详细产物的缺陷会带来更大的问题。

而对于寿光这种“大棚之乡”,由于大棚制作成本高,保费问题已经不是影响农民购置农业保险的主要缘故原由。焦点问题是在保险意识、保险理赔和保险产物选择方面。“玩棚的”农民不缺钱,缺的是更多有用的保险产物。

为此,我造访了寿光正在谋划蔬菜大棚的菜农,其中另有一位的大棚在本次洪水中受灾。对于保险的熟悉,他们的体现与4年前统计的数据险些一致。

寿光市区圣城街道的一户菜农(受灾)告诉我,他们村子里没有人上这个保险,村委也未作要求,受灾的蔬菜大棚是从他人租借的,他本人除了蔬菜损失外并无其他损失。

寿光市郊文家街道的一户菜农(未受灾)说,全村所有的保险都由村委负担用度,曾经在一次大风刮烂薄膜的时间保险公司举行过理赔,但详细的保险细节,她不知情,由于这些保险全都不经由农户之手,由村委统一代庖。



2018年8月25日,山东寿光纪台镇孟家村。©视觉中国

我在受灾最严重的区域之一口子村,问了几位正在晒泡水麦子的村民。他们向我摆手,表现对这个保险不清晰。四周的村民也表现,听说过这个保险,可是不知道详细细节。

弥河沿岸莳植苹果和速生杨的农户向我表现,农业局的同志曾告诉他有这方面的保险,可是他没有入。“他说除了谋划单元上了之外,只有一个农户上了保险。以前以为没什么须要,现在得好好想想了。”看来“农业局的同志”也很无奈。

显然,旧的农业保险条约对于菜农来讲,无论是保险规模照旧保险额度,吸引力并不是很大。

黎明,可是微光

回过头来,我们看看2015年最先,寿光当地保险所做的起劲。

在2015年的《寿光市2015年政策性农业保险项目》招标和中标文件中,寿光政府对于2013保险的责任规模举行了升级:因雹灾、洪涝、风灾、雪灾缘故原由造成日光温室损毁及棚内作物直接损失,保险人根据保险条约约定卖力赔偿。

《寿光市农业局关于做好2017年日光温室政策性保险的通知》文件也显示,这一尺度一直沿用至今,上一次农业保险推广时间为2017年10月,保险限期为8个月,厥后调整为1年。

责任的界说越发亲民易懂,同时保险的保障能力也获得了提升。保险费也从原来的100元上涨到了200元,固然同时上涨的另有保险额度,从原来的6000元/亩涨到了20000元/亩。另外,该保险还将原先的火灾险单独拆分出来,做成了一个商业附加险。

保险额度的提高和商业附加险的泛起,将对农民生产的掩护进一步提高,一个占地2亩的温室大棚若是上了这份保险,可以获得4万元的赔付,相较旧的蔬菜大棚农业保险有了大幅度提高。

据寿光电视台8月25日消息来源,寿光市农业局卖力人表现本次受灾的温室大棚已经可以申请理赔。

然而能够去申请理赔的只有少少数人,由于这份保险的投保率极低。8月27日《逐日经济新闻》消息来源,保险人中国人保财险寿光支公司的员工透露,在这次受灾的14万个大棚中,只有120个大棚上了这份保险。

即即是这一亩地2万元的赔偿款,仍然无法笼罩灾后重修的大部门成本,而这本应是保险存在的目的。

类似的保额过低问题在其他地域也泛起过。如《经济视察报》在今年1月消息来源,安徽农户莳植经济作物遭遇大风和强降水,大棚现实损失200多万,保险只能赔10多万元,预计损失上万万。在寿光被洪水浸泡的大棚,最多可以获得4万元的赔付,而现实损失将凌驾20万。

《经济视察报》年头消息来源,中国农科院农业风险治理研究中央主任、研究员张峭提到,只管笼罩面和总额迅速扩张,但保障金分配到详细莳植户时体现一样平常。所谓政策性农业保险是指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举行保费支持的农业保险,此前中国确定的“低保障、广笼罩”原则,主要针对国家粮食宁静保障,却不能解决农民致富、农业升级的问题。

可以看到,产物虽然已经就位了,可是保险却没有起到它应起的作用。这与现在农业保险与政府补助有很大关系,山东、安徽、河南等多省都在勉励商业性农业保险作为农业保险的增补,中国人保、安华、华农等公司都推出了差别品类的商业性农业保险,但主要针对露天莳植的作物品种,仍然不保大棚。

对于大棚这种反季节莳植蔬菜的农作方式,保险公司很难推出响应的险种,主要缘故原由就在于,菜虽自制,大棚蔬菜生产装备却十分昂贵。好比在寿光相对因地制宜的蔬菜大棚农业保险中,保险重头并不是大棚中可以卖钱的蔬菜,而是温室大棚本体。保险金额20000元/亩,其中:墙体6000元,钢架结构9000元,棚膜2000元,草苫或保温被1800元,棚内蔬菜1200元。

作为主要的生产资料,大棚着实太贵了,贵到保险公司不愿去保。云云一来,一方面只有少数农民选择购置保险(横竖也没多大用),另一方面则是体现于金额层面简直实“没多大用”,灾后恢复重修事情难度可想而知。

风雨与陋室

对于正在看手机、电脑的城里人来讲,农业生产早已变得生疏。但农业对于中国的意义不言而喻,它在整个社会、市场和政治中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务必加以重视,而现在看来,人们对农业保险的投入远远不足。

希望现在看着菜价上涨而啧有烦言的列位读者能够明确,为什么每年中央的1号文件都是给农业的。

本次洪水能否让寿光当地的菜农意识到农业保险的主要性,生怕不取决于菜农自己,而取决于天下规模内针对经济作物的农业保险能否切实推广,保险产物能否成为农民抵御天灾人祸的一道结实防线。

就现在的产物而言难度较大。现阶段“政策性”的农业保险只能提供最低保障,而若是单纯通过增添保费来提供较高保障,思量到支付保费的“五五开比例”,存款较低、现金流较差的农民(即大多数农民)纷歧定能够接受,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却会急剧放大。

可以想象的出路之一,是在政策性农业保险以外引入商业保险公司,推出差别档位的保险营业。各地政府也应该针对本区域农业的详细情形设计响应的特色农业保险,实现农业保险的分层和多元。

预计到2020年,农业保险保障率将到达24%,2030年,农业保险保障率能到达40%,农保市场宽大、意义更是重大,需要更多到场者。未来若能投入更多人才、使用更多先进手艺,保险公司或允许以更好地明白农业生产,并设计更为科学、经济的农业保险产物——条件是早投入、早准备。

也有人提出了“保险+期货”的毗连机制,通逾期货规避价钱风险,通过保险规避现实风险。人保财险在2015年就最先在大连推行鸡蛋和玉米的“保险+期货”,随后将种类扩大到棉花、大豆和白糖。

若是农业保险等金融工具到位,农民有可能改变数千年来靠天用饭的历史。政府努力到场保险建社,就能降低被动赈灾时的拮据;企业努力到场保险建设,也能从不停生长的农业中分一杯羹。

不外,在掩护农民利益时间,“拴在一根绳上”的政府、保险公司、村级干部和农民,任何环节都不能掉链子。现实上农业保险中屡见的虚保和骗保问题也不容小视,好比在2016年,河南平顶山就核办了一起保险公司勾通村干部贪污200万农业保险理赔款的案件,

想要改善这种情形,自然也需要越发市场化,越发透明、多元的农业保险情况。中国农科院农村经济生长研究所研究员夏英以为,农业保险的“准公共物品属性”决议,政策性农业保险具有有限市场竞争性。这可能是农业保险迄今为止粗暴、懒惰等问题的源泉。若是不能让更多公司、更多资源加入农保“圈子”,各自为战、猫腻频出的历史可能还会重演。

农民的劳动生产风险很大,保障却很少。农业保险本应成为遮风挡雨的最后一道墙,现在却还只像寿光受灾的大棚一样,外貌上经得住风雨,水一多就全垮了——结实的保障,是农业得以连续生长的主要因素。寿光水灾之后,我们不应遗忘。

【参考资料】

[1]《110头猪被洪流冲走,冲出了农业保险的尴尬 》.经济参考报. 2016.11.21

[2]《山东寿光10万亩蔬菜大棚“入保”用度补助一半(图)》.潍坊晚报.2013.4.2

[3]《中国农险雪中尴尬:保障总额增18倍 个体赔付额度仍偏低》. 经济视察报. 2018.1.14

[4]《中国农业保险营业规模全球第二 保费收入10年增7倍》.中国经济网. 2017.6.20

[5]《老乡眼里的农业保险:赔款太低》.中国保险报.2014.9.11

[6]《14万大棚仅120个买保险,一场雨冲掉菜农一半身家,这账怎么算?》. 逐日经济新闻.2018.8.27

责任编辑:

分享到:
[打印]     [关闭]
联系我们
电话:010-68332786
传真:010-68336513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16号
邮编:100048
 苏ICP备176265号-4 | 京公网安备:110401045828号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